读者来信 >> 返回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读者来信 > 正文

西安蓝田法院执行局四年执行不了一起交通肇事致人伤亡民事赔偿案

更新时间:2019-08-30点击次数:297次
  来源:中国城镇在线 编辑:佚名

一桩并不复杂的交通肇事致人伤亡的民事赔偿执行案,被执行人在当地是一位较有名气的矿老板,西安市蓝田县人民法院执行局历时四年多执行不了。当事人家属近日得知,蓝田县人民法院执行局申请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让雁塔区人民法院来执行此案,看到执行有希望。在此想问,这桩并不复杂的执行案件,蓝田县法院执行局为何一拖再拖,是不是要等到被执行人把财产全部转移后没钱来支付的时候才动手执行呢?依此来挑战国家法律的底线吗?令人费解是:当地的一个农民、就是一个矿老板,是谁给他这样大的胆量和能耐去和国法抗衡,这背后有什么样的隐情?请看详细解读。

微信图片_20190827231443.jpg

【事情简单经过】2015年7月28日12点40分左右西安市蓝田县司机李耀辉驾驶矿老板穆宏民的陕AE5023中型自卸货车运载矿石,沿107省道由东向西行驶至60KM+600M处时,适逢姚欣驾驶陕A9DW63轿车乘坐人陈昕、苑炜超、邵逸昆、陈一萌、邵亮沿312国道与107省道引线由南向北行驶进入107省道转弯,因李耀辉驾驶的重型自卸车陕AE5023 严重超载,制动系统技术状况不符合安全标准,致使重型自卸车陕 AE5023 前部与小轿车陕A9DW63左侧相撞,造成双方车辆受损,轿车驾驶员姚欣经医院抢救无效当日死亡,陈昕、苑炜超、邵逸昆、陈一萌受伤的交通事故,其中陈昕受伤最为严重,到现在只有一口气,瘦骨嶙峋就是一个植物人,目前的花费超过150 多万元。蓝田县交警队作出了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重型自卸车司机李耀辉负主要责任(系矿老板穆宏民雇佣司机)死者姚欣负事故的次要责任。2016年3月1日,重伤者陈昕被西安交通大学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为:重伤一级、伤残一级、依赖完全护理等级。随后陈昕父亲老陈将重型自卸车司机李耀辉和车主穆宏民起诉至蓝田县人民法院。

蓝田法院分别于2015年12月23日和2016年8月16日作出判决,被告矿老板穆宏民应该承担1307240.75元,邵亮550247.89 的 赔偿,合计:1857488.64元,伤者的前期治疗费已付81214.12元(其中穆宏民40000元、邵亮41214.12元)。判决生效后矿主穆宏民没有主动支付他应该支付的赔偿费用,无奈陈昕的父亲老陈分别于2016年1月27日和10月9日向蓝田县人民法院递交了强制执行申请书,办完强制执行手续后陈昕的父亲老陈一家期盼执行款到账后继续给重伤的儿子陈昕治疗,可是老陈一家苦苦等了四年之久蓝田法院执行局只是象征性的执行了133000元,截止目前还有1643274.52元的救命钱没有执行!陈昕的父亲老陈多次到蓝田法院执行局请求、哀求办案法官尽快执行此案,可是蓝田法院执行局上到局长下到执行法官都是种种借口、各种推诿哄骗陈昕的父亲老陈。

微信图片_20190827231542.jpg

被执行人也就是肇事车主、矿老板---穆宏民是怎样的一个人呢?我们一起来认识一下这个神秘人物。穆宏民,男,1954年2月18日生,蓝田县九间房镇冯家湾二组村民,农民。但是穆宏民在蓝田县也算是个人物,干过几届村主任,2007年开办了蓝田县鑫陨石英矿厂,年收益一百多万元,有相当的经济实力和社会关系,因为有钱所以在当地是个有名的霸主。矿老板穆宏民的各种关系网,设法保护着被执行人的利益,陈昕的父亲老陈一次次去找,去申告,一次次被他们哄骗、套路、踢皮球。正是因为蓝田县有个别领导的这把保护伞才使得车主、矿老板被执行人穆宏民有胆量长期赖着不履行赔偿义务,拒不执行蓝田法院的生效判决。

两个执行案件在蓝田县人民法院执行三年无果后的2019年1月30日由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陕01执监6号]和[(2019)陕01执监7号]裁定,移交雁塔区人民法院执行。2016年1月27日,陈昕的父亲老陈向蓝田县人民法院递交强制执行的申请,并于2016年4月1日递交了被执行人穆宏民(矿老板)矿厂价值一百多万元的设备(不包括两台碎石机组)和三辆大型运输车清单,并要求尽块查扣,法院查证属实。2017年2月23日执行法官邵法官告知陈昕的父亲老陈:已扣压了穆宏民陕A69235丰田越野车一辆,并要求交评估费3000元(发票已交给邵法官)。其它设备和车辆(包括肇事车辆陕AE5023的乘龙牌大型汽车)均不知去向,法院说词前后矛盾。据2016年5月18日邵法官告知陈昕的父亲老陈:被执行人穆宏民有一个申请法院强制执行案31万元,执行后截留赔付。到2016年10月邵法官又被告知说:矿老板穆宏民申请的被执行人死亡没法执行,陈昕的父亲老陈失望了,儿子的救命钱化作泡影。

2017年2月7日据执行法官冻结了矿老板穆宏民4家银行账户共8张卡上的几千元余额,陈昕的父亲老陈要求查矿老板2015年7月28日交通事故发生后的银行账户资金往来明细,是否有恶意转移的情况并请求追收。可时隔一年多2018年11月8日执行局王法官只查了事故发生3个月以后银行账户资金往来明细,事故发生3个月内的银行账户资金往来明细王法官说无法查证。陈昕的父亲老陈要求法院查扣被执行人矿老板穆宏民妻子冯惠侠及其子女的一切财产,执行局贠局长说:“都知道矿老板穆宏民子女有钱,但不能越红线执行。如果穆宏民家里有什么东西,您们可以随时拿去。”局长的意思很明确只要当事人能提供矿老板穆宏民有财产,不用法院去执行,你们去拿就是了,这位局长在替谁说话呀?陈昕的父亲老陈要求查证被执行人穆宏民在县、市购买的房产,均以在房管局无可查信息,也无过户痕迹。在农村有一栋楼房也不能强制执行。在申请执行的三年多里,蓝田县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和两名执行法官多次说,明知被执行人穆宏民有钱但银行账面查不到,因其有病也不能采取强制措施,再加上司法改革、扶贫、扫黑除恶等专项工作的繁忙,不能深入调查穆宏民的财产去向。反而要求陈昕的父亲老陈和被执行人穆宏民协商解决,答应其赔偿限额,其子女也有协商意愿。能要多少就多少,但必须通过法院终结案件。

2018年6月16日陈昕的父亲老陈到穆宏民家协商赔偿无果后,其夫妻二人外逃失联,陈昕的父亲老陈将情况告知法院,他们说:知道,穆宏民有病尽早协商解决,如果矿老板穆宏民因病死亡一分钱也得不到,法院也没有办法。并要求陈昕的父亲老陈不要影响穆宏民全家的正常生活。法院对陈昕的父亲老陈的“警示",使其左右为难更加无助。矿老板穆宏民同时对案件的另一个被执行人邵亮负有赔偿责任,而邵亮对陈昕负有赔偿责任。邵亮告知陈昕的父亲老陈说法院要求他向穆宏民申请的赔偿,和自己给陈昕的赔偿款差不多,均由穆宏民针对陈昕一人赔偿,同意后已向法院递交了申请。陈昕的父亲老陈到法院了解情况属实。之后邵亮便对赔偿一事不予理睬,法院这样处理是否合法合理?

2018年7月份,陈昕的父亲老陈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求助于单位领导,领导非常重视,要求陈昕的父亲老陈依法冷静处理,相信法律。法院领导答应尽快派人查扣穆宏民开矿后每年向县上交的环境保证金(矿厂被政府关停,应该退还)赔付给陈昕。盼至2019年2月20日,法院两名执行法官来电话要求陈昕的父亲老陈到法院去,到后才知蓝田县人民法院己将案件移交给雁塔区人民法院执行,要求陈昕的父亲老陈办转案手续。陈昕的父亲老陈问为什么移交?蓝田县法院执行局的人说,由于种种原因和压力,加上县上财力有限,不能有更多的司法救助终结此案,以后找雁塔区法院,但在私人感情上,如果想知道矿老板穆宏民的有关情况,可随时电话联系。至此,近四年多的执行案,蓝田县法院各级领导和执行法官以一声“对不起”就将案件交给了雁塔区人民法院。

雁塔区人民法院于2019年3月2日接收了蓝田县人民法院移交的(2019)陕01执监6号和(2019)陕01执监7号案,因移交的案件存在严重问题,雁塔区人民法院又同中院协商把此案件退回蓝田县人民法院执行。在雁塔法院接手此案之前被执行人穆宏民均在失控状态,是蓝田县法院在接到移交裁定书后,第一时间解除了被执行人网上失信通告和银行账户的冻结,还是一直就没有采取过任何强制措施,是什么原因呢?

2019年8月21日陈昕的父亲老陈得知此案暂由雁塔人民法院来执行,此时被执行人、矿老板穆宏民的账户才被冻结。人们不禁要问这四年时间里矿老板穆宏民有多少财产不会被转移呢?

再来说说车祸中重伤者陈昕的父亲老陈。老陈,今年59岁,1979年应征入伍,在部队服役二十一年,2000年从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驻西安地区军事代表局转业到西安市公安局工作至今,现为四级高级警长,从警二十多年清正廉洁、为人厚道、遵纪守法、工作敬业、依法履行党和人民赋予的职责,受党的教育多年,无论在部队还是在地方,都时刻以一名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工作中多次立功受奖,听党的话,相信党组织。当了二十多年兵,干了二十多年的老民警,老陈始终认为公检法是一家,可是蓝田法院执行局局长、执行法官并不买账,老陈一家被蓝田法院执行局推来扯去糊弄了近四年,命悬一线儿子的救命钱180多万元,蓝田法院执行局历时四年只是象征性的执行回了13多万元,真可谓是杯水车薪,蓝田法院执行局为什么四年后把这个案子移给雁塔法院去执行,其背后的秘密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吃瓜群众也不是不明白,也就是用四年时间在蓝田法院执行局的掩护下让矿老板穆宏民把所有可执行的财产全部转移......

四年的维权之路,老陈走得非常艰难和很无助,为了得到执法者的同情,为了儿子生命能延续他放下尊严,下跪叩头、流血流泪,受尽了人间耻辱,心在滴血,如今已经是筋疲力尽,走投无路,求告无门。如今已成植物人的陈昕还能活几天,老陈也不知道,但老实巴交的老陈到现在还认为公、检、法是一家,一位老公安、四级高级警长竟被蓝田法院这自家人推来哄骗近四年。一个执法者、老警察、四级高级警长为自己维权尚且做不到,法律的尊严和公正性何在!我党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何在!走投无路的老陈只有求助于上级组织和媒体为他作主来延续儿子的生命。蓝田县人民法院在执行中的时间节点、方法步骤和强制措施上做了哪些工作,在执行案卷中应该都有体现。中央当前部署开展的扫黑除恶斗争,要求“除恶务尽、打伞破网”,农民、矿老板穆宏民的保护伞是谁,为什么蓝田有些领导谈穆色变、蓝田县人民法院在执行过程中是否存在司法腐败问题?都将会水落石出!期待省市纪委、监察委能加大督导力度,只求司法公正,不徇私情,严查保护伞以维护法律尊严,为将要死去的儿子讨回公道,真心希望在儿子临死前能够依法得到赔偿,死亦瞑目了。

在这起事故中侥幸活下来的陈昕已成植物人卧床四年多命悬一线,依赖药物维持这么一口气,陈昕的媳妇被评定为二级残疾,女儿头骨数处骨折,陈昕父母年势已高无力照顾儿媳和孙女,只能让娘家父母接回河北扶养康复。陈昕母亲因承受不起即将失去独子的沉重打击,精神分裂也卧床不起。目前陈昕所花去的费用已高达150多万元,陈昕的父亲老陈把自己能张口借的战友、亲戚朋友都借了遍,如今已是债台高筑,再没有可借的地方了,也无力再支付后续的治疗费用。法院判决1857488.64元,前期治疗费已付214214.12元,剩余的1643274.52元的赔偿款蓝田县人民法院执行局历经四年之久至今迟迟得不到执行!近日传来好消息,这个案件由中院裁定暂由雁塔区人民法院来执行,使老陈一家又看到了新的希望,儿子的生命或许能得到延续......来源:中国城镇在线http://www.qnic.cn/xian/article/shendu/detail-3581.html?tdsourcetag=s_pcqq_aiomsg

0 条评论
不想登录?直接点击发布即可作为游客留言。
关于我们 | 本站公告 | 高端访谈 | 周易研究 | 周易知识 | 安阳周易 | 建筑风水 | 人居环境 | 经典案例 | 周易预测 | 人员查询

主管:中国文化信息协会武术文化专业委员会 主办:中国周易新闻网编委会主管 新闻纠错热线:13683101150

邮件:zgzyxww@126.com 本网法律顾问:周建13991001616 方长满15139954812

本网广告独家代理:北京行中天下传媒文化有限公司   京ICP备12026126号-1

中国周易新闻网版权所有,所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需转载本站原创,须注明来源及作者署名,版权必究!

技术支持:北京华大网络